中国印染网 - 专业的印染行业门户网站和电子商务平台! !

商业资讯: 国际新闻 | 国内新闻 | 技术文献 | 科技信息 | 企业新闻 | 市场行情 | 行业动态 | 政策法规 | 展会新闻

你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商业资讯 > 市场行情 > 拦河坝拆除后,“拦河网”成了一道新考题

拦河坝拆除后,“拦河网”成了一道新考题

信息来源:rooloo.cn  时间:2014-05-14  浏览次数:339

    究竟有多少道拦河坝?上周,本报发起了“告别拦河坝,找回母亲河”特别行动,第一站,记者来到了位于柯桥区福全镇与越城区东浦镇交界处的松坞江探访。去年10月,这里的一道筑了10多年的拦河坝被拆除。那么,坝拆除后,松坞江的水质真的让江边的村民们放心了吗?5月8日记者就此进行了深入采访。

  拆了拦河坝

  装上了“拦河网”

  这道去年10月拆除的拦河坝的位置并不好找,记者在胜利西路以西的绍齐公路上多方打听无果后,最后请东浦镇壶觞村文书刘志锦带路,这才找到位于一家在印染企业和村民住宅小区背后的坝址。

  准确地说,坝位于松坞江上福全镇梅峰村和东浦镇壶觞村交界处,坝的旁边就是一家印染企业。坝的上游是梅峰村,下游是壶觞村,两村都依水而居。

  记者来到梅峰村背后的松坞江边,看到水质尚可,呈绿色。刘志锦一边走一边说,“今天的水算好的,估计上游企业这段时间比较‘收敛’。”

  从岸边长满杂草的小径往下游走去,刘志锦指着远处一道拦在河中间的绿色鱼网说,“呶,那就是原来筑坝的地方,去年拆坝后就装上网了。”走近了,记者发现这是一道织得极其细密的网,网眼比针尖大不了多少。

  正当记者诧异时,刘志锦解释,这道网也是用来截污的。原来,去年拆坝后,壶觞村的村民都不乐意,为了安抚村民,大家一起想了这个装网截污的办法,村委出面,特意请人织了这张网眼密实的网,“这样既不影响排涝,又能拦截一部分污水。”刘志锦说。

  鱼网真能拦截上游污水?记者就这个问题请教了水利部门的人士,该人士一听笑了,“你说竹篮能打水吗?”

  但刘志锦认为,在水不流动的时候,“拦河网”对上游的污水能起到一定的阻挡作用,至少能减缓污水的流速,减少对下游的影响。

  但即使网真能“拦水”,记者也看到,网已破败,且为了方便船只进出,网中间开了一个大口子。

  拦河坝引发的一场长达数年的拉锯战

  “要是可以选择,我们还是想要以前的拦河坝。”壶觞村村民徐新龙说。

  东浦镇壶觞村和福全镇梅峰村虽然相邻,但两村却不愿共用同一条河。原因是壶觞村村民嫌上游流下来的水脏。松坞江上游是福全镇的工业园区,有好几家印染企业。“我养过一群鸭子,一次放到河里,结果鸭子喝了偷排的印染污水死了。”在松坞江附近承包农田的种粮大户李瑞章说。

  10多年前,壶觞村村民开始筑坝截污,“老百姓没办法,只好用土办法保护自己。”徐新龙说。他的家就在松坞江边。

  松坞江是鉴湖水域的支流,也是防汛主干道,上游有六七千亩农田。拦河坝导致水流不畅,每遇暴雨,常常导致农田受灾,尤其是福全镇容山村的花木基地,“受伤”最严重,花农屡屡投诉。

  这道坝的存在已经严重影响到上游群众的生产生活,绍兴市水利部门多年前就想拆除这道坎,但屡屡受阻。于是双方的拉锯战开始了——洪水来了,水利部门把坝打开一个口子泄洪;洪水一退,村民再把坝堵上。“我印象中,为这道坝至少开了两次专题会议,文件也发了好几个。”市水利局防汛办常务副主任徐诗军回忆。直到去年,这道宽阔的大坝终于被彻底拆除。拆坝那天,许多壶觞村村民曾到场表示反对拆坝。

  拆坝后,下游百姓“心坝”难除

  坝拆了,坝两边两个村村民的反应却截然不同。

  坝拆除前,位于上游的梅峰村是最直接的受害者,上有企业偷漏排而来的污水,下有壶觞村筑起的拦河坝,“污水流不走,村民只能与黑水为伴。”梅峰村村委主任李来源说。

  “拦河坝拆除,好处多着呢。”李来源告诉记者,一是水可以流动了,死水变活水。而另一个好处是,上游一旦排污,污水也会流到东浦,这样东浦的百姓也会加入进来,大家一起来监督,两个村的力量,肯定比一个村要大。

  此前,梅峰村的村民也一直想拆坝,但坝在壶觞村地界,拆不了。

  李来源认为,坝拆除后,今年的水清了很多。“以前连拖把也不敢洗,现在可以洗衣服了。”

  但下游的壶觞村村民并不这么看。徐新龙认为,坝拆后,水质并不稳定,时好时坏,“有人还在偷偷排污。”刘志锦说,曾接到过村民关于河中有红色污水的投诉,“但究竟是谁排的,你抓不到证据,没办法。”

  徐新龙则坚定地认为,肯定是筑坝好,“只要上游有印染厂在那儿,水质不会有根本性的改变。”他说。

  对此,环保部门又是怎么看的呢?福全镇环保所所长李剑告诉记者,目前没有正式的检测报告,但从感观上判断,松坞江上的水质比以前好了很多。以前确实存在企业偷漏排的情况,但从2012年底开始,环保部门已加大了对印染企业的监管力度,如把附近印染企业的清下水排放口都封堵了,以杜绝通过清下水排放口渗漏的可能。从2012年至今,基本上没有发现过偷漏排现象。李剑表示,目前关于水污染的投诉已很少,主要是关于空气污染的投诉。

    ——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印染网证实,仅供您参考